存存Theodore

起床气

第一次写文,轻喷,欢迎捉虫#
写给椰子 @佛罗伦萨的椰子树 #
说小甜饼就一定是小甜饼#
迷弟要有迷弟的担当#
另外如果有ooc请原谅我【哭泣】#

1.盾冬的早晨
其实有起床气的是Steve。
当然说出去肯定是没人信的。想象一下,那个正直高大光辉伟岸金发碧眼英俊健硕的好好先生会在早晨醒来时苦着一张脸像个小姑娘一样闷声发脾气?纽约人民摆摆手说这才不是队长呢我们不约。
可事实上,也只有Bucky知道这件事情。
这个秘密。

一切都要从最开始的时候说起。从布鲁克林开始。
亲密无间的两个男孩子。在对方家过夜。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前互道晚安。醒来拍醒对方然后一起去洗漱吃饭上学。
像两个最普通又最要好的少年。
像全世界只有对方存在的两个少年。
一起醒来的早晨多了之后,Bucky渐渐发现了Steve醒来的会有起床气。
他会眯着眼一言不发,嘴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细线。一头金发凌乱着,从窗帘缝隙里透出的细碎光线轻轻的落在上面,朦朦胧胧像是阳光下鸽子柔软的羽毛。
他会怒气冲冲的起床穿衣服,沉默去厕所,用力的挤牙膏,愤怒的洗脸。
一直到吃早餐,他的后牙槽都咬的死死的。
然后这一切都会在两个人出门的时候恢复平静。
但自从Bucky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他就选择让Steve的起床气终结在两人洗漱之前。
因为太多太多次,Steve会把自己的牙龈捅出血。
也因为太多太多次,Steve绷紧的下巴太可爱。
两个人慢慢长大,也愈加亲密。
每一个一起醒来的早晨,Bucky都会把Steve的起床气安抚下来。
In his own way.

然后一切结束在那场大雪里。

醒来之后的每个早晨,Steve都只会安静的坐一会,然后起来去洗漱。
沉默,又平静。

再之后他们找回了彼此。
虽然记忆并没有恢复多少,但很快Bucky就搬进Steve家。再之后两个人很快就又睡在了一起。各种意义上的。
某天早上Steve醒过来,抿紧了嘴唇不想说话。
Bucky翻了个身,从棕色长发的缝隙里看到了他的爱人绷紧的下巴。
然后Bucky半抬起身,把Steve揽在了怀里,轻轻的吻了一下对方的额角。
“再睡一下。”
像以前一样。
像Bucky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Steve确定Bucky并没有想起来自己有起床气的事,于是他愣在爱人的臂弯里,热的那只。
然后大颗大颗的眼泪滴下来,滚烫的,烫醒了长发的男子。
“怎么了?”惯于沉默的杀手有点慌张,“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吗还是……”
“没有。”Steve把眼前的爱人抱在自己怀里,加紧了手上的力道。“你什么都没有做错。”
只是我终于找回你了。
My Bucky.

2.EC的早晨
Eric是被吵醒的。
有些事发生后他没脸再像原来一样半夜敲响Charles的窗,度过一夜之后乘着还未升温的空气离开。每次他走的时候Charles都很平静,蓝眼睛里波澜不惊。
像一摊死水。平静,悲情。
但这也都过去了。现在的他只会偶尔跑到Charles的窗下,安静的度过一个又一个无眠的夜。
Charles知道他无言的到访。他没有头盔,他的头盔早就被丢弃了。每一个。他也没有捡回来或者再造一个的打算——他当然知道自己可以,但他就是没有这么去做。
为什么?不知道。
大概他不想让Charles再失望了吧。
他靠着和Charles无声的连接寻找安宁。他们不会交流,哪怕两个人都知道对方近在咫尺。
他知道自己无眠的时候Charles也永远都是醒着的。为自己醒着。他圣人一样的Charles,白日里会为变种人的痛苦而哭泣,夜里又会为一个无数次抛弃自己伤害自己的人孤坐到天亮,或者哑着嗓子任对方在自己身上攻城掠地。
Eric打心底觉得自己不配。
他知道自己不配。
前一晚他不小心伴着露水睡着了。当然也可能是最近因为学校的琐事操劳过度的Charles深沉的睡眠影响了自己。至少他昨晚睡的平静而安详,一夜无梦。
而现在他被Charles的声音吵醒。
“Eric,”那个无数次给过他慰籍的声音在自己的脑子里响起。“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我确实是。Eric想到。
然后Charles开始罗列他那罄竹难书的罪过,一次一次的伤害和抛弃,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痛苦。甚至用上了一些Eric听来都忍不住脸红的脏话——上帝呵,Charles在牛津还真的不是一个踏实读书的好孩子。
Eric渐渐明白了Charles怎么了——小教授难免也会有早上起来发脾气的时候。他坐在Charles窗外,听着对方在自己脑子里的控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
然后所有的声音停止,从窗内传来可闻的啜泣。
Eric轻轻打开了窗,用上了一点点能力,然后迅速过去抱起了承载着他深爱着的痛苦灵魂的躯壳。
“因为你也不肯放过我。”他轻轻的吻去对方脸上洒落的泪珠,像对方曾安抚自己一样试图安抚那些自己造成的伤痛。
“我爱你。”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3.狼队的早晨
“瘦子,起床了。”
Logan前一天出了个任务,回来已经是第二天半上午了。回到房间却看到了赖床不起的小队长。
“不起,困。”Scott翻了个身,把头又埋了埋,继续睡了。
想到Scott今天没有课,Logan也就随他去了。
简单的冲了个澡,疲惫感随着身体的放松占据了主导权,Logan忍不住靠着Scott躺了下来,然后点上了雪茄。
“要抽也别在床上抽,”Scott的声音从被子和枕头之间传来,“滚到外面去Logan。”
“你要是想睡觉就安静睡觉,”Logan嘴上还了一句,但还是把烟熄了。“不要和我在这吵架”
“嘿,是你表现的像个混蛋一样,你还要我别和你吵架,”Scott的语气里加了怒气,但带着困意的声音让他的话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别等着我睁眼射死你。”
“你睡傻了吧,”Logan控制不住自己笑了,“我可死不了,再说平时在床上到底是谁射谁啊。”
“操你Logan。”
“小Scotty想要了吗?”Logan把对方向着自己搂了搂,“看来某些人的起床气需要发泄一下啊。”
听完这话Scott睁开了眼,把Logan射到了墙上。
Scott戴上了眼镜,“Logan,你知不知道吵醒别人真的很烦。”
正艰难的爬起来的Logan忍不住冲对方竖了个中爪。然后他迅速爬起来和Scott扭打在一起。

什么?你问我后续?后续大概就是他们两个打了一架,摔碎了一个花瓶,用了三个避孕套,然后搂在一起睡了一觉吧。
不然呢_(:з」∠)_?

写在最后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三篇越来越短,,,(才不是想不到梗了呢哼!)
盾冬那篇我想写的是一个“找回”的故事,这么多年过去,虽然记忆不在了,但有些潜意识里的东西还会留着吧,所以就有了这个没有记忆的冬兵却能像中士一样安抚大盾的段子。失去的都能找回来的对吧。
EC那篇我想的是两个痛苦破碎的灵魂相爱,Eric在我的笔下可能有点ooc,毕竟老万的渣有目共睹,,,查查我想让他把那些痛苦的事都说出来,,说出来大概会好的吧。查查人那么好,总要有机会把自己的悲伤说出来的吧。
然后狼队这篇,,,,其实我差点写成刀片了,,,差点写狼叔不会死而小队会死这个梗,,,但是说了小甜饼就要写小甜饼嘛,所以最后就改回来了。就看他们两个人斗嘴打炮好了。
我没开车是因为这就是个小甜饼啊,,,所以就不写肉了嘻嘻,,
欢迎评论啊~